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小说连载 > 正文   
联系我们

第五十七章 路途之中

更新时间:2021-02-09 18:37:50点击次数:22次 来源:
  大伙躺了半个小时,缓过气来,打开手电照明,观察湖泊情况。

这个湖泊不算大,由几条溪流汇集在低处形成,溢出的水再向下游流去。

湖边的较宽的岩石层阻断了森林的入侵,靠近湖水的沙地上,长了很多二三十厘米的植物带,这些植物可以食用。

仓鼠观察了地形,决定在一块靠近岩石的沙地上搭建帐篷,说道:“这边建营地,大家把边上的植物处理掉。”

众人开始动手,十分钟后,一块一百平方米的地上植物被拔个精光,所有的植物被堆在一处,叠得老高。

五人从背包中拿出便携帐篷,随风一抖,再把特制金属支架撑好,固定在地上,帐篷就搭好,掀开帐篷,将一条简单的软垫铺在帐篷底布上。

帐篷的支架是种特殊轻质材料,比较稀有,目前只在少数地方使用。

五人开始吃起有营养的植物,这是享哈兔的优势,有草的地方就不会饿死,虽然有些草味道不大好。

仓鼠和黑蜘蛛两人在附近巡视了下,没发现危险情况,返回营地。

于强和青雀一起到森林边上捡枯枝,枯枝很多,两人收拾下,捡了一大捆回来,在营地边烧起了火堆,火苗照亮了营地。

两人又捡了更多的柴火回来,堆在火堆十几米处,够一个晚上用了。

很多野生动物怕火,看见火光就躲得远远的,不敢来骚扰。

“你们猜,其他三组到哪里了,在我们前方还是后方?”青雀问道。

“对讲机联系下看看,看有没有在附近的。”于强建议道。

“好,试试看。”黑蜘蛛点头说。

“我来!”仓鼠拿出对讲机,按动呼叫键,呼叫道:“这里是仓鼠小组,有其他小组听到的吗?”

其他四人的对讲机都响起仓鼠的声音,但没有其他小组的回应。

仓鼠尝试了五分钟,还是如此。

“看来他们离我们比较远。”仓鼠说道。

魏无羡摊开地图,用手电照看,从北到现在的位置用手指划了一下,抬头看了一眼其他人,说道:“据我推算,今天我们走了一百一十多公里。你们看,明天再走个一百公里,过了这高尔山,这山势就会平缓一些,更好走了,然后延着这条霍童溪附近走,就不需要担心水源问题。”

大家看了点点头。

“大家赶了一天的路,都累了,早点休息。每两个钟头轮流值班,我先守着,第二个是仓鼠、第三个是黑蜘蛛、第四个是青雀,第五个是于强,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!”众人答道。

“好,你们去睡个好觉。”魏无羡对大家说。

四人回到自己帐篷中,拉上帐篷中的拉链,躺在软垫上睡觉。

于强很快就睡着了,不知不觉中,听到有人拍着帐篷,小声叫着他的名字。

“什么事?”于强含糊地问道。

“我是青雀,到你轮值了。”

“好,我就来。”

于强睁开眼睛,一骨碌爬起来,提起枪,拉开帐篷拉链,走出帐篷。

对站在旁边的青雀说道:“你去睡觉吧,我来守护。”

青雀回他帐篷睡觉去了。

山里雾气很大,四周黑暗一片,唯有火堆中亮着火光,于强坐在火堆旁的一个石块上,又添了几根树枝。

天慢慢亮了起来,森林里鸟儿也叫了起来,对岸有野兽来湖边饮水,包括牛、山羊、野鹿等动物,它们好奇地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帐篷和于强。

于强站起身来,查看营地这边,远远有几只羊在喝水,没看到老虎、野猪等猛兽。

为了防止野兽对营地的突然攻击,于强在营地周围走动看护。

六点钟,所有人都起来,经过一晚休息,众人体力恢复了。

吃过早餐,五人收拾好帐篷,放入背包,背上背包,提起枪。

组长仓鼠看着四人,见他们都准备好,大喊一声“出发!”

队伍迅速开始行动起来,往南奔去。

第二天越过高尔山之后,山势平缓下来,沿着霍童溪附近的山地向南,进军速度快了不少,一天可走一百三十公里。

第五天早上十一点钟,离目的地只有二十公里,对讲机中传来声音,“我是土狼,我是土狼有其他组听见吗?”

五人笑了笑,这声音好多天没听见了,仓鼠按住对讲机上的呼叫键,大声说道:“我是仓鼠,我是仓鼠,你们到哪里了?”

“哈哈哈,仓鼠兄弟,可想死我了,我刚在尖嘴岩,你们呢?”对讲机中传来土狼的说话声,还听到其他队员的笑声。

仓鼠大笑起来,对着于强他们挤了挤眼睛,得意地说:“比我们慢!”

仓鼠按动对讲机上的呼叫键,“尖嘴岩,半个钟头前我们已经过了,兄弟,你们太慢了!”

过了一会儿,听到土狼的声音,“别得意,不是还有几十公里路吗?”

仓鼠微笑着回头看看队员,大声说道:“最后二十公里,大家加把劲,别被土狼超了,那很丢脸的。”

大家补充了水和食物,然后加紧步伐,向南湾镇赶去。

南湾镇座落于南苑山区南部,是个古镇,北面靠山,南面临江,镇上多有水道,形成典型的水乡古镇风格。

镇上店铺一面靠街,一面临水,建筑大多白墙黑瓦,很多墙上画着一些朴素的艺术画,很抽象,很多人看不明白,但整体比较美观。

南湾广场位于南湾镇中心,附近有南湾镇最大的商场和娱乐场所,南湾镇唯一的电影院也在这里。

十二点多近下午一点时,两个小组在这里碰面了。

土狼挺起大拇指向仓鼠一组人说道:“恭喜你们,你们赢了,我土狼心服。”

仓鼠笑着说:“我们也不过早来十几分钟,不能不说,你们后面速度很快啊,佩服。”

其他队员们互相碰了碰拳头,有的互相抱了起来,三三两两谈着话。

“这几天真辛苦啊,今天要好好休息。”

“确实,赶得够急了,提早这么久来,也值得了。”

……

“我们在过高尔山时,发现了金鹰小组的一个队员,脚拐了,被丟在了后头,十有八九过不了考核了。”土狼说。

仓鼠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碰到这种倒楣事没办法,只能在后面走,不能拖累小组,实在不行放弃了,拉出求救伞,等我们直升机搭救。”

仓鼠所说的求救伞类似于风筝的东西,但比风筝要结实,很轻薄,平时被压缩成一小团放在背包里,打开在风中很容易被撑成水母状,用线牵引着升到空中呈现出五颜六色,容易引起救助人员的注意。

两组人进了广场旁的一个饮吧,坐在靠近广场一边,喝着饮料一边注意着广场上的情况。

三小时后,金鹰小组四个队员终于到达。

直到天黑,还有苍狼小组没来。

魏无羡决定在附近宾馆过夜,所有队员住进宾馆。

晚上在楼下餐馆吃了晚餐,出来后还没有苍狼小组的身影。

于强留在广场上等待苍狼小组,其他人回宾馆休息。

晚上十点半,苍狼小组五个队员终于出现在南湾广场上。

为您服务

Copyright © 2019 - 2020 享哈兔 All Rights Reserved 万宝会提供空间